当前位置:小故事大道理 > 爱情故事 > 古代爱情故事

柳如是名是,字如是,小字蘼芜,本名爱柳,因读辛弃疾词: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,故自号如是;后又称河东君、蘼芜君。她是嘉兴人,生于明万历五十年,幼即聪慧好学,但由于家贫,从小就被掠卖到吴江为婢,妙龄时坠入章台,易名柳隐,在乱世风尘中往来于江浙金陵之间。由于她美艳绝代,才气过人,遂成秦淮名姬。她留下了不少值得传颂的轶事佳话和颇有文采的诗稿《湖上草》、《戊寅卓》与尺牍。

见他一身兰缎儒衫,青巾束发,白色的长衫衣袂飘飘,举止洒脱,仪容清秀,手拿一把折扇,真是一个俊雅书生。午后有些寂静,庭院里静悄悄的。这时子龙在家里面休息,不知道突然闯进来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是怎么回事?这人还假冒他的名字,卖字于街上,好大的胆子!一看到他的字,他突然气消了竟然把他的字模仿的惟妙惟肖,不但形似,更为神似,想必其书法修养定非比寻常。

看到他人物风流,举止典雅,更觉得不可多得的人才。

你是?

公子真是贵人多忘事!在下柳如是。

他突然想起,那天一个女子翩然而来,轻移莲步,微微施礼如一朵水莲花般欲开还羞的模样。她落落大方的坐在琴旁,轻抚瑶琴,轻灵,优美,温柔如清晨洒下的阳光淡淡的笼罩下来。

她轻唱的声音清纯亮丽,她缓缓移动的莲步如月移花影,她缥缈的身影翩若惊鸿

柳他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。

她一揖到底请求陈先生原谅她的冒昧。

她只想在清流中找到一个志趣相同的朋友作知己。

子龙准备的接风宴上,名士风流不计其数。她依然男装打扮白润的肌肤,光洁的额头,高高束起的发辫,却更加显得柔媚中一丝英挺之气。

席间他们品茶,饮酒,谈文论诗。他们一致请她抚琴一曲,她亦不推辞,洒洒拱手,弹了一首曲子,声调哀怨,如泣如诉。她想起自己辛苦的经历,半生飘零,泪水伴着琴声哗哗流淌。

席间一个英俊的少年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。

一曲终了。她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。

因着今日的相逢,因着身世的感伤,她的心里郁郁着无法言说的情节。

世事如棋,她自己也想不到短暂的相聚竟然邂逅了一个少年,开始了一段刻骨的恋情。

她的心里有着千万种思绪,仿佛溪水流淌到一个隐蔽的山岗,有些隐隐的担心。但是他的痴情和真诚却拉着她迅速堕入爱情的洪流。

他们在落日黄昏弹琴,读书,习字,抒发山河破碎的忧伤,在慷慨的意气里萧萧狂歌。

她像一只火鸟燃烧。爱情灼烧了她。她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才貌双全可以依赖终身的男子。

她还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,却不知道那个男子已经面临着抉择。这个世家公子的母亲听说他与一个妓女来往,认定他败坏了门风,命他立即和她断了关系。

他起初是坚决的抵抗,终是扛不住家庭的压力。慢慢妥协,慢慢背叛。到底抛弃了她。

她是一个极度自尊的女子。一旦感觉到他的变化,便要追究到底。到底只得了一句轻描淡写的说话:过一段就好了。她的琴声弹到泣血。弦声绝,拂袖而去。

误入桃园误醉酒,

错将鱼目作琼玖。

纵然借得三泖水,

也难洗我今世羞。

她的生活再次陷入了一种孤寂。爱过之后,心痛不能已。不是为着不能相忘,而是觉得他的爱情,竟然如此的轻浮。

难道逃脱妓院的牢笼,追寻一份自由的爱情,竟是如此的艰难?她自问。

那天的雪下得纷纷,她的心里结了一层厚厚的冰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正忍受着爱情的折磨,她又遭难于居心不良的地方官的纠缠。他们说她是流妓,扰攘的地方风化,要把她驱逐出境。

一个柔弱女子流落在异乡,想要寻找一个歇脚的地方都不能够。已经经历过种种的困难,这不过是另外多了一次罢。受够了这种压榨,她决心要反抗,那慷慨的男子气,决然的气度,飞蛾扑火般的勇气感动了她身边一直默默的照顾着她的男子。

他善良笃诚、憨厚,是位宽容的兄长。他有胸襟和报负,云间响当当的才子。最重要,他给她温厚的爱,给她宽阔的胸,给她真挚的关怀。他的爱总是深深隐藏在细枝末节的关切和默默注视之中;他的爱如细细长流的水,一点点的滋润着她的生命。她不是没有觉察,前车之鉴使她只能视为师友,兄长,知己。

她是一个女子。纵挟沧溟之奇,兼孤栖之气也不过是一个沦落风尘的女子。

她有了一个辽阔的天空。等她蓦然回首才发现他在灯火阑珊处。

他们经历了诸多的磨难才走在一起,使得这份感情多了几分珍贵。

我欲扬清音,

世俗当告谁?

同心多异路,

永为皓首期!

她爱着他,但是她不能够和他在一起。他是有老婆的人。

女人和女人的战争也许更残酷。他深深的爱她,不想委屈了她。但他知道一旦纳了她,那个喜欢妒忌的妻子不知又会施怎样的手段。他也知道她是那种高傲和忍耐的女人,宁愿自己守着痛苦也不会告诉他。两个人这样的日子还算什么幸福?

爱情往往被现实打败。他的狂放不羁却要妻子在家里打理。在外面洒脱的男人在家里却是喏喏一个丈夫,听从妻子的安排。(我在思量它的意义)

他明明不能给她一个美好的将来为何要用爱情拴住她的一生?

如果不能给她完完整整的爱情,不如放飞吧。让她找个更好的地方落脚。子龙如斯,让人感叹。

他们又何其幸运友人感动于他们的相知相爱,帮助他们解决了暂时的困难。她的心如春天崭露头角的荷花,带着露珠的喜悦。本来以为这样的日子可算安定了,谁曾想那个一向自视颇高的夫人蛇蝎的嫉妒,再让乌云骤起。

几番冰雪待春来,春来又是愁人处!

恍如一场冷雨浇春梦,梦醒来只是锥心的痛。他的家庭,怎么会容许他娶一个青楼女子?无论她有着怎样的才情相貌,无论她是多么的温柔多情,一切终究敌不过世俗的眼光和唾液。他那妒忌的妻子,终于耍弄手腕赶走了她。

相爱不易,相守太难!

她选择再次浪迹天涯。

四年后的杭州。

她仍然孑然一身。在烟波浩淼的钱塘江上,轻摇一叶扁舟。一个女子的江湖总太艰难。这些年,她如浮萍一样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。每当夜深人静,她的心里就充满了无法言说的惆怅。执着是为了什么?她不明了。

杨花还梦,春光谁主?晴空觅个颠狂处。尤云殢雨,

有时候,贴天飞,只恐怕,捉它不住。

丝长风细,画楼前、艳阳里。天涯亦有影双双,总是缠绵,难得去。

浑牵系。时时愁对迷离树。

她如杨花再次飘入春风中,空自梦鸳鸯,只有影双双,她自叹自吟诵

垂杨小宛绣帘东,莺花残枝蝶趁风;

最是西冷寒食路,桃花得气美人中。

很普通的一个冬天,一个名叫钱谦益的江左才士偶然读到她写的这首诗,觉得清雅无比,有心想要结识这位闻名江湖的名妓。那时钱已经五十七岁,本高居礼部侍郎之职,因贿赂上司事发,丢了官,被迫返回原籍常熟。猝遭巨变,心境黯淡悲凉,一路透迤南归。途经杭州时,顺便前往西湖上荡舟闲游,排遣愁怀,碰巧遇上她的朋友,于是结识。

他怜惜她的才华,同情她的遭遇,更欣赏她的勇气。见到她的时候,才发现她是那么活波可爱。这小巧的可人儿,身材纤细杨柳拂风一般,腹内竟藏着锦绣诗情,着实令人感叹!感叹声里凭添几多感伤。

以后,两人诗酒往来,结成忘年之交。

她感激他他让她得到了飞翔的自由。半年后她以夫人之礼嫁给他,终于结束了半生飘零的生活。他为她建我闻室,搜尽了天下奇书。与朋友唱和,整理书籍,编纂《湖上草》、《戊寅卓》,她成了我闻室名副其实的主人。

秋天落叶萧萧,风吹起一阵沙沙的声音,卷起飘落的黄叶,刚刚着地又被一阵风卷起,她依楼静静的望着:这一生又何尝不像这秋天的落叶,多少次都在风中飘。她曾经苦苦的追求,执着的寻找着一份相知、相惜、相爱、相恋的感情,寻找着一份平等的爱情。曾经遇见了,爱过了,而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,她一心爱着的人也会伤害她更深。她不甘心自己的命运被世俗摆布,一次次举烈烈飘扬的大旗保护着自己尊严。虽然不论在困境中还是在受到伤害时,她依然豪放,自爱,不向命运屈头,却一次次被风浪卷上缥缈的天空。

对着落叶,泪满衣衫。为着飘零的命运,为着曾经心痛的爱情,为着一切爱过她她也爱过的人

相关阅读

Copyright ©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www.nokia115.com 粤ICP备1704258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