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故事大道理 > 名人故事 > 名人诚信故事

北魏孝明帝当政时期,在河南五至岭附近有一家姬姓,一家母子两个人,孩子叫做姬光。姬光从小身体就瘦弱,疾病常年不断。请医生医治呢,家里没有钱,邻居们就劝他们到洛阳白马寺出家当和尚。

姬光听从长辈的指教,来到白马寺。和尚们见他瘦骨如柴,面像蜡黄,没有师傅收他当徒弟。一个叫“务下”和尚对他说:“你到嵩山少林寺去吧。听说那里来了个印度和尚,名叫达摩,他会讲经说法,还有一套强身术,你若拜他为师,不但能学到真经佛法,身体也能变得强壮起来。”

姬光听后,直奔少林寺去了。打听到达摩在五乳峰山坳的石头洞里面壁坐禅。姬光来到石洞口,一看,达摩披着法衣,盘腿坐在洞中,脸对着石壁,闭着眼睛,双手合十。他不敢打扰,就站在石洞口等。等了好几个时辰,达摩才走出石洞来。

姬光一看,达摩身材左右八尺高,健壮魁梧。达摩走到洞外,手出手入,足进足退,身体左旋右转,喝声震耳,整整练了几个时辰,好像没有看到姬光一样,打完拳又走进洞里,坐到靠洞壁的一张木床上。

姬光等达摩坐下来,进洞深施一礼,说要拜他为师。达摩边说:“你把我拉下床去,我就收你为弟子。”姬光振作起来,双手拉住达摩的胳膊,扯了好一会,达摩像钉在床上一般,纹丝不动,姬光长叹了一口气,罢了手。达摩跳下床来说:“我不收无力弟子,你回家去吧!照我刚才的运气练功法,啥时候把功夫练出来,把我拉下床了,我就传给你衣钵。”

姬光回家以后,起早摸黑,学达摩运气练功的方法。练了不到一年的时间,身体便强壮起来,虎背熊腰,说话如钟响,满面发红光。这时候,他又来找到达摩。达摩仍然坐在床上让他拉,姬光运足力气,一手抓住达摩的肩膀,一手猛地照床上一拍,随着大喝一声,达摩身体一阵,被姬光拉下床去。接着姬光躺在了达摩的床上。

达摩一看,非常生气,心想:“这人如此大胆。”他举起拳头,照姬光狠砸下去。当他往下砸的时候,姬光运足力气,往下一坠,六根床柱就压断了五根。他随着落到地下。达摩的拳头下去,却打了一个空。他把姬光拉起来,没吭声,对姬光点了一下头。

这时候,有几只鸟在石洞前的叽叽喳喳的叫,达摩对姬光说:“去,把它们赶走!”姬光走到梨树下,挥起胳膊,吆喝一声,吓得几只鸟叫着飞跑了。可当他进石洞时,几只鸟盘旋了一圈,又罗辉到梨树上,叽叽喳喳地叫起来。达摩看见,没有出洞,只是伸出胳膊,向外甩了几下,一股凉风吹响梨树,吓得这些鸟飞跑了。

姬光向达摩又是深施一礼,想要说话时,达摩淡淡地说:“你回家去再练功,到练出‘拳出能带风,脚起如龙腾’的时候,再来找我。”姬光二话没说,就走了。

他回家以后,不断琢磨“拳出能带风”的道理,又求教了一些高手。一年时间,在练“纵、跳、跃”当中,体会到了这样一个道理,就是:“进步捷入风,失机退宜快,乘势则锋入,身少则前迈,掌实即须吐,吼声使惊怪,变化如蛟龙,迟速分胜败。”这时候,他又来拜见达摩,达摩已经从石洞搬到少林寺去修行了。

姬光来到少林寺,见到达摩,施礼的时候,两只麻雀飞进殿里,达摩想伸手挥打的时候,姬光就趁势跳起来,把两只麻雀抓到了手里。达摩高兴地对他点了点头,指着殿前的古松树,说:“去!你站在那儿等候受法。”

姬光走出殿来,站在古松树下,等候受法。当时正是数九寒天,天阴沉沉的,落着雪,他站了不长时间,北风卷着鹅毛大雪,铺天盖地落下来。姬光站得久了,手脚冻得发疼,不见达摩走出佛殿,他就运气练气武来。这样直直等了一天,达摩还是没有出佛殿。第二天,姬光仍坚持运气练功,雪已经落得没膝深了,达摩还是没有出殿来。姬光坚持到第三天,到处都已经是积雪了,只有姬光打拳练武的地方没有冰雪。

达摩这时才走出佛殿,对姬光点了三下头。说道:“你已经习得强身健体之术,还有何求?”

姬光经过达摩的几次历练,不仅强身健体,一改羸弱的体质。也对达摩其中的教诲之意有所领悟,其实强身健体与修心悟佛,都须由自己完成,不是外人所能左右的。于是,他知道达摩佛学造诣应该很深,便想跟着达摩研习佛法,普渡众生。

见达摩如此问道,他流着眼泪,悲伤地回答道:“惟愿大师慈悲,开甘露门,广度群品。”

达摩道:“诸佛所开示的无上妙道,须累劫精进勤苦地修行,行常人所不能行,忍常人所不能忍,方可证得。岂能是小德小智、轻心慢心的人所能证得?若以小德小智、轻心慢心来希求一乘大法,只能是痴人说梦,徒自勤苦,不会有结果的。”

听了达摩的教诲和勉励,为了表达自己求法的殷重心和决心,姬光暗中拿起锋利的刀子,咔嚓一下砍断了自己的左臂,并把它放在祖师的面前。顿时鲜血红了雪地。

达摩被姬光的虔诚举动所感动,知道他是个可塑之才,于是就说:“诸佛最初求道的时候,都是不惜生命,为法忘躯。而今你为了求法,在我跟前,也效法诸佛,砍断自己的手臂,这样求法,必定能成。”

姬光便说:“我心未宁,希望大师安我的心。”

达摩回答道:“把心拿来,我帮你安心。”

姬光沉默了一会,说:“我找了,但是并没有找到心。”

达摩于是回答道:“我已经帮你安定了你的心了。”

姬光听了达摩的回答,当即豁然大悟。原来并没有一个实在的心可得,也没有一个实在的“不安”可安,安与不安,全是妄想。

姬光开悟后,就留在达摩祖师的身边,研习佛法长达六年之久,法名“慧可”。

有一天,达摩召来四位弟子,郑重宣布自己就要启程返回南天竺了。徒弟们一听,含泪挽留。达摩说道:“为师也舍不得离开你们,但是九年前我已答应南天竺国王,确定中土传人之后就返回故乡。现在就请你们各自说说跟随我修习禅法的心得。”

道副抢先答道:“依我所见,禅是无法用语言文字确切表达的,所以不能拘于文字,但必要时又必须用文字加以说明,所以也离不开文字。”

达摩对道副说:“你算是得到了我的皮了。”

尼总持回答说:“我认为实相就好比阿难见东方妙喜世界,一见更不再见。所以我认为那描述感官事物的文字说教更是虚妄不实的。”

达摩看了看尼总持说:“你算是得到我的肉了。”

接着,道育回答说:“我的见解是无一法可得。因为宇宙万法都是虚幻的,既非语言所能描述,也不是凡心所能感知。宇宙万法尚且如此,更何况能感知到的色相哩!”

达摩注视着道育说:“你算是得到了我的骨。”

最后轮到慧可,只见他向前跨上一步,恭敬地向达摩行了个礼,然后回到原来的地方,默然而立。

达摩望着慧可,师徒二人相视而笑。达摩点点头说:“慧可,你算得到我禅法的精髓了。”

相关阅读

Copyright ©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www.nokia115.com 粤ICP备1704258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