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故事大道理 > 亲情故事 > 母爱故事

我每年都会抽时间回来一趟,为了那个躺在隆起的小土坡下面的那个人。其实我并不喜欢她,甚至是讨厌她,她长得非常丑,一脸麻子,两条腿长短不一,讲话时常常拿袖子擦鼻涕。

我不喜欢她,一直不喜欢。她长得太难看。麻子脸,两条腿一只长一只短,说话的时候还不时用袖子摁鼻涕。

当然,这些都不是主要的。最主要的是,她对我太凶。什么样的芝麻小事,她都能把我吼上一顿。她还常常打我,从床底下抽出竹条子打,别看那竹条子细细软软,落在身上跟火烙了一样。我考试考得不好,她要打;砍柴没砍满篓子,她要打;失手摔碎了东西,她也要打。

有一次她吩咐我到镇上去买花生油,我被人耍了秤,买回来的油少了一两多。她硬是逼着我回去要回来,我不肯,她劈脸就是两耳光。到后来我只好硬着头皮去了,结果和人撕扯起来,我的胳膊都被掐青了。回来后她却对我身上的伤视而不见,第一句话就是:油呢?

我总怀疑我不是她亲生的。走了十几里路去问外村的二伯。二伯说:哪能呢?你二婶亲手接生的哩。二伯又说:她起先不是这样的,以前她是村子里数得着的漂亮闺女,一双眼睛贼亮,大辫子油乌乌的,说话声音软得像棉花。可结婚两年后,你爹突然中风走了。祸不单行,半个月后她去山里挖药笋,失足从崖上摔了下去,腿断了,脸上也落得坑坑洼洼。她的脾气,大概也就是那时候变坏的吧。

我听了有点可怜她。晚上破天荒地给她打了一盆洗脚水,可她把盆子哐啷一摔说:一个大男人做这种小事干什么,没出息,还不滚回去写作业。我只好蔫蔫地出去了。

她唯一会给我好脸色是在我考了第一名的时候。她用手一遍遍地摸那成绩单,摸得上面像烫过的衣服,一点儿皱褶也没有,完了还要用浆糊仔细地把它贴在墙上。而且当天的晚饭,她必定会给我做一张肉饼。

我是不在乎她给不给我好脸色的,但在乎那张肉饼。我不知道爹在的时候家里是什么样子,反正自我有记忆起,家里的饭桌上就很少见荤。

相关阅读

上一篇: 菜谱里的爱
Copyright ©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www.nokia115.com 粤ICP备1704258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