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故事大道理 > 神话故事 > 罗马神话故事

这个因乱性而怀孕的胎儿在树身内日渐成长,就想找条出路,脱离母体。
树身的中部膨胀了,母亲觉得腹中沉重不堪,她感到产前的阵痛,但是喊不
出声音来,无法呼唤路喀那来帮她分娩。但是它看去仍像个挣扎着的产妇。
弯着树身,时常发出呻吟,眼泪下落,树身尽湿。慈祥的路喀那站在呻吟的
枝丫旁,用手抚摩着它,口念助产的咒语。不久,树爆开了,树皮胀裂,生
下了一个呱呱喊叫的男孩。林中的女仙们放他睡在柔软的草地上,用他母亲
的眼泪当油膏,敷在他身上。甚至嫉妒女神也不得不称赞他的美,因为他简
直就像画上画的赤裸裸的小爱神,假如你再给他一付弓箭,那么连装束也都
一样了。
光阴如流水,不知不觉,瞒着我们,就飞逝了;任何东西,随它多快,
也快不过岁月。这个以姐姐为母亲,以祖父为父亲的孩子,好像不久以前还
怀在树身里,好像才出世不久,不想一转眼,可爱的婴孩早已变成了少年,
竟已成人,比以前出脱得更加俊美了。甚至连维纳斯看见了也对他产生爱情,
这无异是替母亲报了仇。原来维纳斯的儿子,背着弓箭,正在吻他母亲,无
意之中他的箭头在母亲的胸上划了一道。女神受伤,就把孩子推到一边,但
是伤痕比她想象的要深,最初她自己也不觉得。她见到这位凡世的美少年之
后,便如着迷一样,心目中早没有了库忒拉岛、大海围绕的帕福斯、渔港克
尼多斯、矿产丰富的阿玛托斯。她甚至远避天堂,情愿和阿多尼斯在一起,
厮守着他,形影不离。虽然平常她最爱在树荫底下休息,保养自己的容貌,
增进自己的丰采,但是现在她却翻山越岭,穿林木,披荆棘,把衣服拦腰束
起,露出双膝,成了狄安娜的打扮。她也吆喝猎犬,追逐那没有危险的野兽,
例如飞跑的野兔,长角的麋鹿;至于什么凶猛的野猪,贪心的豺狼,她却躲
开它们;至于那些张牙舞爪的熊,满身牛血的狮子,她更是远远避开它们了。
阿多尼斯啊,她也还警告过你,说在这种野兽面前不可以太大胆。她说:“在
胆小的野兽面前,要显得勇敢,但是在胆大的野兽面前逞强是很危险的。我
的孩子,不要为我而去鲁莽冒险,而且也不要去招惹那些天生有武装的野兽,
否则由于你得到荣誉,我却会付出很大的代价。青春、美貌、任何可以感动
我维纳斯的那些东西,是决不会使狮子、浑身是刺的野猪或凶恶的野兽的耳
目心窍有所感动的。野猪露着弯弯的尖牙,它若冲来,真有雷电的力量;黄


毛狮子如果发怒,更是势不可当。这一切,我都怕,我又都恨。”他问她的
原故,她回答道:“我来告诉你吧,你听了一定会惊奇,这件事发生在很久
以前,它的结果很是惊人。但是因为我向不打猎,现在着实疲倦了,看,那
边正好有一棵杨树,树下一片荫凉,正在等我们去,那里又有草地可以作榻。
我很想和你在草地上休息休息。”她说着就躺了下来,把头枕在他胸前,一
面不时吻着他,一面说出下面的故事。名人名言 。
“你也许听说过有一个姑娘,在赛跑的时候,比快腿的男人都快。这并
不是乱造的谣言,她确实曾把男人战败。你也很难判定是她跑得快更值得你
赞美呢,还是她的美貌更值得你赞美。有一次这位姑娘去求签。问婚姻大事,
神回答说:“阿塔兰塔啊,丈夫会给你带来不半,不要想嫁个丈夫。但是你
又逃不脱,你纵然活着,也和死了一样。’她接到神签,非常惶恐,于是就


独身隐居在树林中,并且严词拒绝大批向她求婚的人。她说:‘你们是得不
到我的,除非哪个比我跑得快。和我赛跑吧。胜过我的,我就作他的同床共
塌的妻子,如果落在后面的话,那么你就得死。要比赛,就是这个条件。’
她的条件固然残酷,但是她的美貌又确实迷人,因此即使条件如此,还是有
成群的冒失鬼前来求婚,要求试试运气。有一次,希波墨涅斯在座,观看这
不近情理的赛跑。他说:‘谁愿意为了娶妻而冒这么大的危险呢?’他责备
那些青年过分热中了。但是等到他自己看见阿塔兰塔的美貌,和赤裸的身体,
——她美丽得简直和我一样,或者和你一样,假如你是女子的话——他就呆
住了,伸出手去喊道:‘请你们原谅,我不该责备你们,我方才不知道你们
所追求的是这样的人物。’他一面赞扬,一面心里也发生了爱情,并且希望
那些青年都输给她,心里又嫉妒又担心。他说道:‘我为什么不在这场比赛
中试试运气呢?’有勇气的人,必会得到天神帮助。希波墨涅斯正在心中盘
算,姑娘两脚如飞,在他面前跑过。他虽然佩服她跑得比一支箭还快,但是
他却更为赞赏她的美。而她在跑的时候,显得特别美。她齐到脚面的长袍迎
着风向后飘荡,头发披在雪白的肩上,光彩夺目的腰带在膝盖前飘舞,在那
洁白的少女的身体上泛出红晕,正像太阳透过紫红帘幕照在白玉的大厅上的
颜色一样。他正在注意观看这一切的时候,竞赛的人已经到了终点,阿塔兰
塔已经戴上胜利者的花冠。那些输了的青年唉声叹气地如约受到惩罚。
“这些人的前车之鉴并没有能够阻挡希波墨涅斯,他站出人丛,眼望着
姑娘,说道:‘战胜这些笨手笨脚的青年又算得什么光荣?和我比比吧!如
果命运注定我胜,那么你败在我这样一个人手中也不算羞辱。我的父亲是翁
刻斯托斯城的墨伽柔斯,他的祖父是海神涅普图努斯,因此我就是海上之王
的曾孙。我的勇气也不亚于我的出身。假如我输了,那么你把希波墨涅斯战
败,必然会得到不朽的大名。’他说这话的时候,斯科纽斯的女儿眼睛望着
他,面上露出柔情,不晓得还是赢他好呢,还是让他赢了去好。于是她说道:
‘不知哪位天神嫉妒美少年,要毁灭这位少年,让他冒生命的危险来向我求
婚。若叫我评判,我是不值这么大的代价的。我也并非被他的俊美的仪表所

相关阅读

Copyright ©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www.nokia115.com 粤ICP备1704258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