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故事大道理 > 历史故事 > 世界历史故事

一百年前的法兰西,正义的一天

1898年1月13日,著名作家左拉在《震旦报》上发表致共和国总统的公开信,题为《我控诉》,将一宗为当局所讳的冤案告之天下,愤然以公民的名义指控国家犯罪,替一位素昧平生的小人物鸣不平

此举震撼了法兰西,也惊动了整个欧洲。

事件源于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时期。1894年,35岁的陆军上尉、犹太人德雷福斯被诬向德国人出卖情报,被军事法庭判终身监禁。一年后,与此案有关的间谍被擒,证实了德雷福斯的清白。然而,荒谬登场了。受自大心理和排犹意识的怂恿,军方无意纠错,理由是:国家尊严和军队荣誉高于一切,国家不能向个人低头。这个坚持得到了民族主义情绪的响应。结果,间谍获释,而德雷福斯为了国家利益继续当替罪羊。

面对如此不义,左拉怒不可遏,连续发表《告青年书》、《告法国书》,披露军方的弥天大谎,痛斥司法机器滥用权力,称之为最黑暗的国家犯罪,称法兰西的共和荣誉与人权精神正经历噩梦。尤其《我控诉》一文,如重磅炸弹令朝野震动。

左拉坚信自己的立场:这绝非德雷福斯的一己遭遇,而是法兰西公民的安全受到了国家权力的伤害;拯救一个普通人的命运就是拯救法兰西的未来,就是维护整个社会的道德荣誉和正义精神。

然而,令人悲愤的一幕又出现了:同年7月,军方以诬陷罪起诉左拉,结果,左拉被判罪名成立流亡海外。

相关阅读

Copyright ©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www.nokia115.com 粤ICP备17042588号-1